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uFangYe's Attic

Trinity(三个女为一体):我们的名字叫贱人党查笃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谁是螳螂谁是蝉?  

2009-03-18 10:04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既然骚骚小姐说可以随意放自己喜欢的东西上这个博客,我就放一篇自己写的历史真实故事放上来,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

看魏书,最喜欢钟会叛变那一回。在这一场戏中戏里,有个五个主要人物:钟会、邓艾、姜维、卫瓘、司马昭,还有小人物丘建、胡烈。本来大人物间尔虞我诈的斗争精彩纷呈,谁赢谁败,明算、暗谋,不到最后一刻不知道,然后一场妒忌与陷杀、覆灭与光复、野心与阴谋、利用与被利用、算计与被算计的精彩大戏居然因为一个小人物而草草收场,不禁让人掩卷叹息。

 

妒忌的种子

这得从魏国大将钟会和邓艾成功灭蜀说起。两人功劳中以邓艾为大,他独创的奇袭计谋成为千古兵略,至今为人所激赏。独揽朝政的司马昭大大赏赐了两人,尤其是邓艾。这就埋下钟会妒忌的种子。

 

钟会妒忌邓艾其实不过是这幕大戏中的小戏。妒忌往往引发忌恨,忌恨又引发报复。钟会和卫瓘决定联合陷害邓艾,害人得先抓小辫子。邓艾的小辫子很明显:好大喜功、自以为是,致命的是自恃有功,自作主张地在蜀地封官、并实施自己的政治纲领,俨然一个新帝王。这不能怪他,立了大功的人总是忍不住会嚣张,心里有开国功臣般的感觉。开国功臣通常没有好下场,有这种自我感觉的人也注定没有好下场。

 

邓艾的行为仿佛回到东汉末年:我打下的地盘我做主。没实权的皇帝不爽,手握大权的司马昭更是不爽,只欠缺一个下手人来收拾他。野心家钟会开始了罗织罪名,利用手中特权和善于模仿笔迹和陷害别人的天赋,拦截邓艾和司马昭的书信,把邓艾的书信改得言辞傲慢无礼,激化邓艾和司马昭间的矛盾。

 

借刀杀人 (未遂)

终于司马昭忍无可忍,下令钟会缉捕邓艾,至于以什么罪名,史书上没有明说,估计也是“莫须有”的罪名。钟会深知道罗织的罪名有些虚,于是想到了“借刀杀人”这一招。他派卫瓘前去逮捕邓艾,卫瓘军队单薄,邓艾一反抗,卫瓘必定死无葬身之地,这样就可以坐实他的罪名。

 

卫瓘是个聪明人,一眼看出钟会的计谋,却又不能反抗军令。难道就这样枉死?NO,聪明的卫瓘一到成都,就召集邓艾的属下,强调两点:第一,抓邓艾是皇帝的命令;第二,皇帝要治罪的是邓艾一人,不会危及你们。安抚好将士后,卫瓘才入邓营逮捕要犯。这时,有些讲义气的将领愤怒不已,要武力营救邓艾。卫瓘又发挥他的特长,巧舌如簧地告诉将领,他会为邓艾申冤的,邓艾会没事的。一番话把将领们说得信信的。人一定要有那么一个优点,能在危境中自救。卫瓘的优点在于戏演得好。到了现代可以做个好演员,在战争时代可以做个长命人。

 

谁是谁的棋子

邓艾被捕,钟会独揽远征十万大军。“独揽军权”并不是钟会的最终目的。他的目标是灭曹魏,取而代之,连进攻计划都写好了:进驻长安,再水陆两路进攻洛阳,杀司马氏,平定天下。

 

在钟会眼中,邓艾只是一只棋子;而在姜维眼中,钟会也只是一只棋子。姜维,何人也?蜀国将领,灭国后做了俘虏。曹魏要善待降将,给东吴作一个典范,所以姜维投降后还是做了将领,是钟会下属。姜维一心光复蜀国,钟会便是他复国的一颗棋子。他深知钟会是个野心家,便教唆他除掉邓艾、自立为王。钟会难得有人知心,便视他为知己,同食同住,且拜他为造反的军师。姜维心里打的却是一个算盘:等钟会起兵成功后,杀掉钟会取而代之,迎回阿斗,光复蜀国。可以想象,在钟会兴冲冲地造司马昭的反时,如何也想不到背后有双如狼似虎的眼睛正盯着自己。

 

一刻犹豫 一丝慈悲

在姜维的设计下,钟会正准备起兵。为日后打算,姜维教导钟会要杀死所有部属曹魏的将领,以免有异心。关键时刻,心狠手辣的姜维突然动了慈悲,有些犹豫不决。成大事者,最忌仁慈,也最忌犹豫。在这个时候,其下属、也将是该任务执行者之一的丘建正注视着老将胡烈,胡烈寂寞地坐在帐篷旁,胡子花白、盔甲被刀剑划得破旧。丘建瞬间动了恻隐之心,不忍杀他,并偷偷告诉了他:钟会在城外挖了个大坑,准备坑杀他们这些曹魏将领。

 

胡烈吓了个半死,同时也发挥了他大嘴巴的特长,把这个秘密消息通告了全部将领。顿时人心惶惶,个个策划着逃跑。

 

真正的黄雀——司马昭

这时,讨伐对象司马昭突然来了封书信,信中说:我亲领十万大军屯驻长安,协助你讨伐邓艾。钟会一看这书信,本来心中就有鬼,这下更被吓着了:抓邓艾哪需要十万大军啊!莫非我的造反大计被识穿了。于是,钟会又犯下了另一个大忌:慌忙起兵,赶在司马昭来到之前抢下长安。

 

钟会一下军令,将领们立刻联想到坑杀,顿时作鸟兽状四散。钟会忙派兵抓他们回来,曹魏将领心一横,反正是死,就同归于尽好了。于是,成都城内,一场小战争打开了。混乱中,钟会被杀,姜维也被斩。斩杀他们的也许只是一个惊慌的小兵,或者一个生气的百姓。枭雄最伤心处,莫过于死在无名之辈手下。这是钟会和姜维的悲哀。

 

另一边,邓艾见钟会被杀,自己顿时成为自由之身,几乎看到了东山再起的希望。然而,有一个人不愿意看到他咸鱼翻身!司马昭?NO!是卫瓘。为了防止邓艾以后报仇,卫瓘决定恶人做到底,刀起刀落,结束了这个灭蜀大将的一生。

 

有一个成语叫: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在这场戏里,姜维自认为自己是黄雀,螳螂是钟会,蝉是司马昭/邓艾。戏导得很好,但太重大戏,忽略了小人物,比如丘建;更是看低了大人物,比如司马昭。真正的黄雀是司马昭,渔人也是司马昭——两相争、渔人得利的“渔人”,没有耗费一些些力气,就连续灭了三个名气差点儿超过自己的枭雄——邓艾、钟会和姜维。要论算计,要论奸诈,司马家认了第二,天下必无人敢认第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